幸运88彩票
中央及外地駐津記者聯系會

天津醫科大學教授吳咸中家風:讓好家風代代相傳

文章來源: 天津網 時間:2017-03-17 17:45
  ——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天津醫科大學教授吳咸中家風紀實
 
  市委宣傳部、市委教育工委聯合調研組
 
  黨的十八大以來,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,家庭是社會的基本細胞,是人生的第一所學校,不論時代發生多大變化,不論生活格局發生多大變化,我們都要重視家庭建設,注重家庭、注重家教、注重家風,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,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。
 
  “忠厚傳家久,詩書繼世長。”中華民族歷來重視家庭建設,好的家風往往能夠影響和塑造幾代人。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天津醫科大學教授吳咸中一家則堪稱典范。先生出身儒門,幼秉庭訓,歷國恥家難,不忘擔責報國。先生兄妹四人從醫,大醫精誠,蜚聲中外,與吳執中、吳英愷兩位兄長被譽為“北三吳”,晚輩從醫者更甚,堪稱一門眾良醫。
 
  愛國家就是保身家
 
  ——“沒有國哪有家,你沒當過亡國奴就難以體會。”
 
  92歲的吳咸中精神矍鑠,思維敏捷,談到家風,老先生沖口而出的兩個字是“愛國”,這是吳家人共有的特質。
 
  1925年8月,吳咸中出生在遼寧省新民縣一個知識分子家庭,面對偽滿政權的高壓統治,兄妹五人不僅見證了山河破碎、生靈涂炭,更是嘗到了當“亡國奴”的苦澀滋味,殘酷的現實喚醒了他們內心的責任與擔當,也激發了他們與現實抗爭的決心和勇氣。吳咸中回憶:“我們家以前雖苦,但從來不忽視家庭建設,從良好家風中汲取精神力量,無論順境還是逆境才不會迷失方向。”
 
  不為良相,便為良醫。在愛國報國思想影響下,大哥吳執中、二哥吳英愷相繼投身醫學事業,毅然放棄國外優厚的條件回國支援革命建設。三哥學農,尋求實業救國之路。受兄長影響,還在求學的吳咸中和四姐吳振中也選擇了從醫之路。身處艱苦的學習環境,吳咸中加倍努力,靠著“明學無門,暗投名師”,硬是偷學知識考取了大學。“我那時上大學不光是為了學業,首先是生路。”吳咸中感慨道,“只有經歷了戰亂才明白,沒有國就沒有家,愛國家就等于是去保全自己的身家。”
 
  懷著一顆赤子之心,吳咸中白天在大學里如饑似渴地學習醫學知識,晚上就用收音機躲在被子里收聽抗戰新聞,偷偷閱讀巴金、老舍寫的進步書籍,不斷為自己積蓄力量。1947年,他畢業來到天津中央醫院(天津醫科大學總醫院前身)實習,開啟了自己從醫報國的生涯。在革命戰爭年代,吳咸中夜以繼日地參加到搶救傷員工作中去,在艱苦的條件下,經常利用汽燈、手電筒和蠟燭光為傷病員做手術、輸血輸液,一次次圓滿完成搶救任務,直至迎來革命勝利的曙光……
 
  新中國成立后,吳咸中倍加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生活,更加努力工作,不久便嶄露頭角,年紀輕輕就成為外科領域的知名專家。1958年,國家提出要創造中國的新醫藥學,號召西醫醫生離職學中醫。在當時中西醫結合前途不明朗的背景下,吳咸中頂住來自四面八方的規勸與惋惜,冒著“取寶不成反丟刀”的風險,義無反顧地響應國家號召,投入到了中西醫結合的事業中去,并最終通過畢生奮斗,成為我國中西醫結合事業的卓越開拓者,被譽為“中國中西醫結合事業的擎旗人”。“當時大哥、二哥很支持我的決定。”吳咸中回憶說,“我是一名黨員,在做重大決策時,既要講科學,更要講黨性、顧大局,國家有需要,我沒有理由退縮。”
 
  救死扶傷,實干興邦。在愛國精神引領下,吳家兄妹五人,四人從醫,皆術業有專攻——長兄吳執中是中國職業病學的奠基人,英國皇家科學院院士;二兄吳英愷是中國心胸外科的先驅,當選第一批中國科學院院士,創立了北京阜外醫院、安貞醫院;姐姐吳振中是我國著名眼科學家,是湘雅醫學院創始人之一;吳咸中則成為國際著名的中西醫結合外科學家,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,曾擔任天津醫學院(天津醫科大學前身)院長,南開醫院院長。吳咸中與長兄、二兄被學界譽為“北三吳”,一門多院士,譜寫了中國當代醫學史上的傳奇佳話。
 
  位卑未敢忘憂國,吳咸中經常教育年輕人:“無論生活格局發生怎樣的變化,都要將我們的小家與國家、個人追求與國家命運結合起來,把對家的情意體現在對人民和社會的大愛、對國家的擔當上,人生才會更有價值。” 

  躬身垂范做表率
 
  ——“對子女、學生嚴格要求,培養他們艱苦樸素的品格,要求他們做到的,我自己先做到。”
 
  在兒子吳尚為眼里,父親一生都在堅持學習,伏案苦讀的身影一如60多年前,“父親年輕時就沒怎么休息過,從來都是‘一日三單元、假日干半天、一年當兩年’,就算休息時間也是帶著我逛書店” 。
 
  “我們家的人都比較好學,學風也比較濃厚、嚴謹,父母都是醫生,他們雖很少耳提面命,但都是以實際行動教育我們要努力學習。”女兒吳尚純說,“工作中如果父親碰到一個難題,他不吃飯不睡覺也要先弄明白,從不‘欠賬’。”
 
  對待子女,吳咸中從來都是以身作則,率先垂范,身教勝于言傳。1995年,古稀之年的吳咸中赴美休假,半個多月里,他去得最多的地方是康奈爾大學圖書館。回到家談得最多的,也是學來的新知識。
 
  不育高徒,難為名師,吳咸中嚴格要求學生也是出了名的。“別看吳老歲數大,但是追求科學的腳步從不停歇。吳老總會問我最近有沒有看某個方面的書,又研究了哪些新的課題,我有時答不上來,感覺就像學生偷懶被老師抓住一樣,手心出汗、面紅耳赤,緊張得不行。”學生張暉每次見他時不由得感到“害怕”,“無論工作多忙,我仍堅持每天學習,堅持搞創新,這都是跟吳老學的,吳老傳授的不僅是知識,更是勤奮的精神。”
 
  “吳老最近給我發了幾篇關于國外舒緩治療的文章,督促我要盡快了解國際學術前沿。”“吳老前兩天給我發郵件,讓我這次去美國給他買幾本剛發行的書,必須盡快寄回去。”……每當吳老的學生們湊在一起,大家就不約而同地交流老師布置的“任務”。他們一邊感嘆老師奮斗不止的精神,一邊默默努力、追趕著老師的腳步。
 
  “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。”天津中醫藥大學的戴錫孟教授是吳咸中的老同事,三年前的一天,戴教授夫婦二人同吳咸中一起用餐,席間,吳老詢問起戴教授丈夫的年齡,當得知是75歲時,卻拍案大呼:“太好了!你這正是干事的時候!”“丈夫至今每天讀書學習4個小時,就是受吳老的感染。”戴教授感慨地說,“在吳老眼里,干事業永遠正當年,干事業的人永遠最年輕!”
 
  執麾忘暮年、志在譜新篇。吳咸中躬身垂范、身體力行,用勤奮扛起中國中西醫結合外科研究的大旗。耄耋之年,他仍堅持每周出診一次,面對著從全國各地慕名趕來的患者,他總是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延長出診時間……
 
  醫者仁心善行無跡
 
  ——“人心要向善,活著就要多做好事,幫助別人。”
 
  今年春節,吳咸中的女兒照例去給家里的老保姆吳姨拜年,兄妹幾個資助保姆晚輩讀書的計劃也定了下來。“向陽門第春先到,積善人家慶有余,這是我小時候家里貼的春聯。”吳咸中說,“從小父母親教育我們最多的,就是要做好事,要行善積德。其實當醫生也一樣,不僅要有技能,更要有一顆善心。”
 
  “多年來吳老堅持掛號費不漲,不讓限號,而且患者無論何時何地請求幫助,他都會幫助。”南開醫院王艷冬說,“他把每一個患者都當作親人,設身處地地為他們著想。”
 
  “吳老每次都要求我們把聽診器焐熱了再聽診,把手搓熱了再接觸病人。”學生張楠說,“看似不起眼的舉動,溫暖的不僅是手和聽診器,更是患者的心,拉近了醫患關系的距離。”
 
  談到“溫暖”,學生崔乃強記憶深刻:“吳老兒子出國讀書時,當得知有的年輕同事來津工作沒房時,二話不說,把兒子的房子讓同事免費住,我自己也住過,當時心里感覺特別溫暖。” 

  已經是大連醫科大學博導的齊清會,一提到當年赴美留學的事情,仍對老師的無私關愛充滿感激。“1991年,我在吳老門下讀博,當時美國費城一所大學向吳老提供了一個留學機會,吳老二話沒說,就把我送了過去,直到很多年后,我才知道,當時吳老的女婿也正想去美國留學,卻把機會讓給了我。”
 
  吳咸中對待親友也是樂善好施,能幫則幫。“雖然家里孩子多,生活拮據,但父母仍然資助幾個舅舅讀書。二伯父家也是如此。他們都特別愛幫助別人,把幫助別人當做一種快樂。所以,我們這一輩認為資助有困難的親友讀書,是理所當然的事。”兒子吳尚為說。
 
  吳咸中格外愛護晚生后學,關心他們的成長成才。在天津醫學院、南開醫院工作期間,他拿出多年珍藏的圖書,并把院士基金和這些年的科研獎勵獎金70余萬元捐給單位,為年輕人建立了圖書室,親自督學,殷殷之情,盡在其中。
 
  善是吳家人行動的自覺,仁是吳家行醫人的本能。在仁善家風的影響下,吳家子弟平和中正,賡續著家族傳奇。
 
  一心為公不謀私利
 
  ——“我對兒女、學生有一條最起碼的要求,就是不要指望我去為你們謀私利。”
 
  “醫乃仁術、立德為先”。2012年,南開醫院“七一”黨員表彰會上,當吳咸中被同事們攙扶著走進會場時,全院醫務工作者起立,會場響起了經久不息的掌聲。掌聲的背后是人們對吳咸中先生辛勞付出默默耕耘的肯定,是對先生一生高風亮節克己奉公的真摯贊許。
 
  “我曾與吳老在天津醫學院一起工作,他是個德高望重的好領導,凡事出以公心,心里裝著事業、裝著師生、裝著病人,很少考慮自己。” 原天津醫科大學黨委副書記、老同事高虹回憶。院士分房時,他選了個“最低標準”;視察工作時,他堅持吃食堂,不搞特殊;出差在外時,他也從不挑剔,能省則省。只有在他主動掏錢為單位圖書館捐書時,才“苛刻”地要求“書必須是最新最全的”。
 
  走上領導崗位的吳咸中,不僅嚴于律己,還時刻注意管好“身邊人”。“父親從小就告訴我們,不要指望他去謀私利。”女兒吳尚純會心一笑,“1978年,我考研究生,正巧母親有個病人在那所學校工作,并主動提出幫我打聽、疏通一下,父親知道后,非常生氣,還責怪了母親一番。”
 
  即便是和吳咸中熟識多年的知己,也別想從他那里走后門。“我父親有個莫逆之交,跟我父親私人關系可以說好得不能再好了。”吳尚為回憶道,“他的兒子考我父親的研究生,或許應該容易一些,但是,我父親特別堅持原則,他也是連著考了三年才考上。”
 
  與此相反,學生張暉的考試經歷則更加“特別”。“我當年考吳老的博士,吳老名氣那么大,我考試前一次都沒去找過,沒想到竟然錄取了,當時自己都很驚訝。” 學生張暉講起了當年考博的往事,“后來和吳老見面時,他還跟我開玩笑說,‘原來你就是張暉啊,你比我譜還大,一次都沒找過我’。”
 
  “咬定幾句有用書,可忘飲食;養成數竿新生竹,直似兒孫。”吳咸中剛直不阿的風格從未變過,他就是這樣一個心里有公無私的人。面對成就與榮譽,他自己則說:“人不管到了什么位置都不能驕傲,都不能為自己謀私利,人生功過,當由后人評說,我現在要做的就是當好人梯,當好參謀,繼續‘跑龍套’,為學科交叉合作當好媒人。”
 
  “天下之本在家”。吳氏家族之所以取得今天的成績,與注重家庭家教家風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。吳家的好家風是中華傳統家庭美德的代表,是當今弘揚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生動典范,詮釋了文明,傳播了正能量,為全社會樹立了榜樣。吳氏家族的治家理念值得推崇和弘揚,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學習,讓好家風銘記在中國人的心靈中,融入中國人的血脈中,成為支撐中華民族生生不息、薪火相傳、奔騰向前的重要精神力量! (主要執筆人:趙暉 江珊)


責任編輯:鐘晟

相關新聞>>
熱圖推薦>>
版權所有 中記聯網(天津渤龍文化傳媒有限公司) 電話:022-23859575 津ICP備12003044號-1津公網安備12019202000185 號
幸运88彩票